ICC宣言

在经历了已知的最久最深重的反革命统治时期之后,无产阶级再次找到了阶级斗争的道路。这场斗争是阶级参与最广泛的斗争。它既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制度现实危机的产物,也是那些受过去的革命失败影响比之前辈要小得多的新一代工人成长起来的结果。自1968年在法国爆发的一系列事件以来,工人阶级的斗争从意大利到阿根廷,从英国到波兰,从瑞典到埃及,从中国到葡萄牙,从美国到印度,从日本到西班牙,已经成为资产阶级的一个梦魇。

无产阶级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必然驳倒那些由反革命制造或设计的企图否认无产阶级的革命本性的思想意识。无产阶级斗争的复苏实际上说明了无产阶级是我们这个时代唯一的革命阶级。

一个革命的阶级是这样的阶级:它在社会上的统治地位是与新的生产关系的产生和发展相适应的,而这种新的生产关系又是生产力发展,旧生产关系衰落的必然结果。就像之前的所有生产方式一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社会发展到特定阶段的产物。它曾经是推动社会发展的进步力量,但发展到全球范围之后,它也创造了使其自身消亡的条件。无论是从主观上还是从客观上,工人阶级是唯一可以在资本主义之后建立一个新的生产方式--社会主义的阶级。因为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特定地位,因为它作为资本主义集体生产者的阶级天性,被剥夺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构成了革命的动机,这样一来,资本主义社会的继续存在对无产阶级来说是毫无利益可言的。现代无产阶级斗争的复苏表明社会主义前景不仅是历史的必需,而且是真实的可能。

然而,无产阶级仍然要通过巨大的努力自己找到推翻资本主义的手段。作为这种努力的产物,而且作为这其中的活跃因素,革命浪潮和革命元素自无产阶级复苏开始就出现了,它对这场斗争的发展和结局都负有极大的责任。为了承担起这样的责任,他们必须在自身阶级地位的基础上组织起来,这一基础是由无产阶级的历史经验决定的,也必须成为无产阶级运动和处理阶级内部事务的指导。

利用自身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无产阶级逐渐理解了推翻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的历史斗争的途径和结局。自从进入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的所有行动都是围绕着认清其作为一个阶级的利益并且从统治阶级的思想钳制--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迷惑中解放出来而不懈努力。这种努力表现为持续不断政治努力,从最初的秘密社团到第三国际附属的左翼,它通过延及整个工人阶级的行动体现出来。在资产阶级的地位和活动中,我们可以发现所有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压力的变型和表达。尽管如此,不同的无产阶级组织与无产阶级斗争的历史延续有着不可磨灭的联系。即使是它们屈服于失败或内部的堕落,也绝对不能减损它们对斗争的基本贡献。因此,今天重建的革命组织体现了阶级斗争的普遍苏醒(在半个世纪的反革命统治和与过去的工人运动的脱节),这绝对是过去工人运动的历史延续的更新。因此,今天及至未来阶级斗争将由过去的所有经验教训武装起来;因此,在无产阶级斗争道路上的局部失败不会毫无意义,而将成为无产阶级斗争最终胜利的路标。

国际社会主义浪潮的延续通过社会主义联盟而得到加强。 联盟包括了第一、第二和第三国际,以及后来附属于它们的左翼,特别是德国、荷兰和意大利左翼。这为我们统合阶级主张形成连贯一致的一般观点做出了必不可少的贡献。我们将在宣言中系统阐述这些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