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衰落加速了资本主义道德价值观的解体,导致全部人际关系的极度堕落。然而,如果说无产阶级革命将在生活的每个领域中创造新的关系是真的,那么认为在局部问题上组织相应的斗争有可能有助于革命的想法是错误的,比如在种族主义、妇女地位、污染、性以及其它日常生活的方面。

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经济基础的斗争包含在推翻资本主义社会超级结构之内,不存在别的途径。通过他们非常得意的"局部的"斗争,远不能增强无产阶级必不可少的自主权,只会走向相反的方向,即削弱无产阶级自主权,使其堕入乌合之众中(种族、性、青年人,等等),这些人群在历史上只能是完全软弱无用的,这就是为什么资产阶级政府和政党已经学会恢复和利用他们在维持社会秩序上发挥好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