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所谓“社会主义国家”

通过把资本集中到国家手中,国家资本主义制造出生产资料私人拥有的消失以及资产阶级已被消灭的假象。斯大林主义关于一国的"社会主义"理论,整个关于"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国家的谎言,或走在建设"社会主义"道路上的国家的谎言都起源于这一令人迷惑的假象。

由国家资本主义发展趋势带来的变化没有在基本的生产关系中发现,而仅仅是发生在财产的司法形式上。

他们并没有消灭生产资料的私人拥有,而仅仅是消灭了个人主权在司法上的表象。工人最关心的生产资料仍然是"私有"财产,而工人被剥夺了对生产资料的任何控制权。生产资料只是在官僚体系以集体主义的方式拥有并管理它的时候才是"集体主义化"的。

国家官僚体系形成一个阶级,对获取无产阶级的剩余劳动和增进民族资本起到了特殊的经济作用。但它在原则上并非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它所扮演的角色表明:它只不过是以国家形式出现的旧资产阶级的一个国有化形态。关于阶级特权,国家官僚所拥有的特权与"典型的"资产阶级的区别并不是阶级特权的大小,而是其如何获得特权。不是通过从资本的个体所有者那里征税而获得的,而主要是通过"成本最小化"、红利和根据其成员所发挥的作用形成固定不变的支付形式来获取的--这一酬劳形式只是具有"工资"的表象,而实事上要数十倍及至数百倍于工人阶级所获得的工资。

由国家来集中并计划资本主义生产,这样的官僚体系远非消灭剥削的一环,而只不过是强化剥削的途径,能使其变得更有效率。

从经济的角度上来看,俄罗斯,即使是在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短暂时期里,也从来没有能够消灭资本主义。如果说国家资本主义在俄国的产生是如此迅速地以高度发达的形式出现,那是因为俄国的经济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失利以及国家内战混乱的影响而瓦解,使俄国作为一个民族资本要生存于衰落时期的世界体制中变得更加困难。

俄罗斯反革命的胜利表现在国民经济的组织采用了最发达的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并且具有讽刺意味地将之称为"十月续篇"和"社会主义大厦"。这样的例子后来还存在于以下的地方:中国、东欧、古巴、北韩、印度支那,等等。然而,在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这些国家躲藏在历史的最大谎言之中,它们都是有着资本主义独裁最堕落的形式的国家。任何为这些国家的辩护,不管其是如何具有"批评性"或是"有条件的",都是完全的反革命的行径。[1]


[1]  那些存在了半个多世纪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曾是历史上最可怕的反革命先锋队。尽管如此,那些大搞所谓"社会主义失败"的没完没了的运动的"民主的"资产阶级,仍在使历史上最大的谎言变成不朽:区别对待斯大林主义和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的左翼以及极端左翼,曾经甚至以一种批判的态度,支持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现在他们被迫接受世界形势变化产生的新条件。为了继续控制和迷惑无产阶级,他们正试图使人民忘记他们曾支持斯大林主义,即使这意味着篡改他们自己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