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自我管理:工人的自我剥削

如果民族国家自身的框架已变得过于狭隘而无法适应生产力的要求,那么对于私人企业来说更为真实的是它们从来没有从资本主义基本法规中获得真正的自主自治。在资本主义衰落时期,企业更多地依赖于资本主义的基本法规和国家。这就是为什么"自我管理"(即在一个资本家的社会中,由工人来管理企业),一个上世纪被普鲁东主义者推崇的小资产阶级乌托邦,现在只是资本主义的迷惑人的幌子。[1]

这是一种资本家的经济武器,通过它,资本家试图使工人承担起遭遇危机风险的企业责任,使他们组织对自己的剥削。

此外"工人自治权"是反革命的一个政治武器。 其作用为:

  • 分裂工人阶级,通过工厂与工厂,城区与城区之间的分离,并加上部门与部门之间的隔离
  • 当工人的唯一使命就是摧毁资本主义经济时,使工人背上与资本主义经济利害相关的负担
  • 将无产阶级的注意力从决定其解放的可能性的主要任务上转移开来,这主要的任务即是推翻资本主义的政治机器,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自己的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只有在世界范围内才能真正掌握生产的管理权,但它不是在资本主义法则的框架内实现的,而是要摧毁资本主义的法则。

任何捍卫自我管理的政治立场(即使是以"工人阶级的经验"或"创造工人之间的新型关系"的名义)事实上是客观地参与维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


[1]  这种迷惑随着"自我管理"的经验获得而达到其顶点,并且在1974-1975年的法国LIP击败了工人,而今天则被滥用殆尽了。然而它不能被排除在外,在未来,它会随着无政府主义的复兴而得到一定的复兴。在1936年的西班牙斗争中,它表现为无政府主义者和工联主义者盛行,他们是把自我管理作为"革命的"经济手段的神话的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