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2012年和2013年之间中国和日本两国围绕着钓鱼岛群岛(该群岛位于台湾东北部大约200公里、日本冲绳岛的西南400公里、中国东部海岸近400公里)的冲突,使得远东地区这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各自的野心突然粗野地显露了出来,并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度紧张。无论是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以及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还是日本(世界第三经济大国)都在该岛屿周围时常调动军队,以展示武力,造成了这一区域紧张局势的升级。而台湾也在该岛屿问题上与日本发生冲突。这一系列事件不仅引起日本、中国和该地区人民的极大关注,而且也使全球为此不安。

两条帝国主义大鲨鱼以及台湾都声称对这些岛屿拥有所有权。尽管这些群岛看上去仅仅只是一些无人居住的礁石组成的岛屿,但它们的战略地位和可能存在的石油和天然气田,以及在该地区丰富的渔业资源,都增强了这些国家对于这些岛屿声称拥有权的决心。

中国,一个正在兴起的帝国主义新手

虽然中国与日本发生冲突,并声称对这些岛屿拥有控制主权,但这却不是中国与其它邻国所发生冲突的唯一热点。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已经使它越来越依赖于原材料的进口。高达80%的海上货物运输都要在钓鱼岛群岛附近通过。所以,假设在亚洲这一海域的任何堵塞,都会严重扰乱中国。此外,中国已经越来越多地试图在中国沿海地区的本身以外扩大它的存在,特别是在南中国海。中国一直试图制作一条“珍珠链”,即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方设立一系列军事哨所,以抵制印度-在该地区的主要竞争敌手。中国一向支持伊朗和叙利亚,并反对美国和其它国家任何可能的军事打击。尽管中国政府希望以目前的国家经济发展和平崛起,但其派系领导人却在军事上投入了巨大的经费。现存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已经察觉到中国将作为其在该地区的主要敌手,并已决定将其军事部署重心转向东亚。美国计划到2020年为止在该地区部署其60%的海军力量。

由于以上各种原因,随着对原材料,特别是对能源资源需求的不断增加,使得中国声明在南中国海的勘探和矿业主权。其在南中国海与众多邻国所发生的冲突,现在又与日本就钓鱼岛群岛及其附属岛屿发生主权冲突,充分表明该国不只是对生产原材料的“饥饿”,而是它不再想承受美国及其盟国的主导地位的角色,目标是自己也想成为一个地区强国,所以它要能够捍卫远离中国本土的自身利益。因此,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冲突仅仅是帝国主义在远东地区不断增长的紧张局势的“冰山的一个山峰”。

日本,一股病弱却仍然充满野心的帝国主义势力

 

而在日本方面,一面声称对这些岛屿的拥有所有权,另一面重新对其帝国主义的历史而表示自豪。早在19世纪末,日本政府就对中国东海和韩国之间的岛屿-台湾群岛展示了霸占野心。如今东京政府提出,在1894年占领这些岛屿,就可以作为日本对于它们拥有所有权的历史证据。当日本于1945年被美帝国主义打败后,美国接管了这些岛屿,但美国于1972年又把这些岛屿归还给了日本所有。日本当然不希望把可能的能源资源让给自己的对手-中国。但日本要在帝国主义的等级顺序下捍卫自己的位置。国家必须设法给后代留下遗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后,日本就被拉到美国的保护翅膀下。日本被迫在宪法中写进了不允许其武装部队干预在国外的冲突等内容。可就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在冷战的背景下,美国不得不重新武装日本,利用其昔日的敌人来对抗苏联和中国。北朝鲜时常针对日本、美国或韩国威胁使用其武器库,以及不断增加的来自中国的势力,使日本处于一个矛盾的局面。一方面,日本想要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另一方面,由于众多来自北朝鲜和中国的军事威胁,该国必须留在美国的武器保护伞下。自1989年以来,日本对于扩大自己的存在,走出了关键的几步。日本军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为美国军队及其盟国军队提供了后勤支援,在波斯湾和印度洋的“战争外围区域”获得了首次战略经验。日本还参加了与印度和越南在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最近,日本成功地在吉布提建立了它的第一个军事基地。并为其军队配备了最现代化的武器。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和扩张,使得东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下决心为其军队和装备投入更多的资金。然而,日本不仅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上与中国有冲突:它同样与韩国在小独岛/竹岛的所有权问题上也发生了冲突,该岛是日本在1905年从韩国手里抢去的。日本担心北朝鲜的军事挑衅,可能会导致分裂的韩国统一,并会进一步威胁到它本身的地位。然而,中国帝国主义的上升却被日本认为是最大的危险。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和日本是该地区的两个主要的帝国主义对手。中国的统治阶级为了报复日本,对日本在20世纪30年代在中国发动的战争期间所进行的大屠杀,不断利用沙文主义的情绪激起中国民众对日本的仇恨。反过来,安倍晋三的日本新政府也宣布将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任何日本和中国之间紧张局势的升级,都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冲突上火上浇油,也将更加激化美国和中国及其两国各自盟友之间的冲突,使得他们的利益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冲突局势更加激化紧张。两个亚洲最大的竞争对手之间的冲突必将给整个地球带来危险!

中日之间的冲突:只是单纯的民族主义分流?

从多次在中国发生的抗议事件来看,尤其是在2012年秋季,在中国的多个城市,对日本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军事存在举行的抗议示威中,示威者焚烧了日本在当地开设的商店,并攻击了日本在华的独资工厂。这些抗议活动显然受到中国国家政府支持的,很有可能也是由政府机构直接组织的。就像任何其它国家机器一样,北京政府也希望通过这些事件来转移本国人民对于日益敏感化和燃烧着的社会问题的注意力。中国官方机构甚至不得不承认,由于日益严重的经济增长和污染问题、人民对腐败的统治集团愤怒情绪,使得近年来“群众性抗议事件”的数量不断增加。中国政府希望把这些抗议活动限制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阵地的前提条件下。中国政府可以很容易地把与日本的冲突当作一种工具,把中国人民重新联合在自己的周围。而中国政府对年轻一代已进行了多年复杂的沙文主义宣传和灌输。同样,日本政府也一直在多年持续经济衰退的泥潭中挣扎,还连续承受着福岛的灾难和海啸的影响,也希望将本国人民掉进其民族主义的陷阱,并团结一致,与政府保持一致。但是,就算统治阶级集团竭尽全力地对这些抗议活动进行煽动炒作,试图以一个单纯的民族问题来减少或转移人民对社会、经济和生态问题的关注,那就错了。如果说这两个亚太地区最强大的国家对这些岛屿的冲突,把美国以及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也一起拉进去(或是同盟,或是敌人),这就揭示了帝国主义的紧张局势在整个亚太地区的日益激化。
正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出口业都互相严重地依赖着对方,因此,由于最近的冲突,使中日两国之间的贸易已经大幅下跌,人们不仅会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些统治者们在推崇他们的民族主义倾向的同时,为什么不能“通情达理”一点呢?但是,我们的统治者是否会真的变得“通情达理”呢?在现实中,军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治之症;它强于任何单一的政府。资本主义制度是不允许一个和平发展的经济竞争的。一个多世纪以来,整个世界系统一直把人类拉入越陷越深的野蛮战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主要大屠杀发生在欧洲,相对来说,亚洲还是幸免于战争的摧残。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大部份地区变成了战争的主要舞台,数千万人为此失去了他们的生命。20世纪50年代的朝鲜战争更是一场血腥的战争,接着又是多年的帝国主义蹂躏越南的战争。随着俄罗斯阵营的瓦解和美帝国主义的削弱,使得中国的帝国主义有机会得到发展壮大,并决心要挑战帝国主义在亚洲卫星国的利益。中国在该区域的对手(如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印度等国),为了防止中国进一步强大,纷纷寻求美国的军事保护。最近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冲突,仅仅是整个地区日益增长的紧张局势系列的一个篇章。

我们的立场是什么呢?

人们是否应该遵循他们政府的民族主义煽动,去进行互相残杀?不!所谓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一直是无产阶级的掘墓人。人类正面临着一系列严峻的问题,即一个不可克服的经济危机、持续不断的战争、仇外心理、工人阶级的贫困化、地球生态的破坏,而这一切是不可能靠民族主义来解决的。如果我们掉进了民族主义的陷阱,那整个人类都将被毁灭。仅在20世纪就有2亿人死于无休止的战争中。我们只有让这个社会推翻这种发展模式,才能让人类逃出这种野蛮的死胡同。

这就是工人阶级,尤其是年轻的一代,要发送给其他国家社会运动的信息。在日本,抗议福岛原子能电站爆炸和辐射影响示威此起彼伏,而且对经济危机的影响也越来越感到愤怒。在中国,已经出现了一系列的工人罢工事件,抗议对他们的难以置信的剥削,另一些人,则抗议对生态污染的可怕后果。而在其它许多国家里,我们可以例举的实在很多,如阿拉伯之春、西班牙、美国、希腊、孟加拉国等,在那些国家里工人阶级被大规模的解雇、失业和贫困化,以及不断增加的工作压力,这么多问题的解决办法并不是与国家勾结在一起的民族主义,而是阶级对立的斗争。我们不能依靠野蛮地焚烧属于“外国竞争者”的商店和生产基地,或呼吁抵制外国竞争对手的商品来进行制裁对手或克服危机。我们需要把工人阶级的阵营联合起来,然后以我们的阶级阵营来反对另一个阶级阵营,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我们的口号依然是:工人阶级是没有祖国,不分国界的!

就是这一理论观点,使得工人阶级制止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大屠杀。列宁、李卜克内西、卢森堡等革命家捍卫了一个国际主义者的阵营,即呼吁全体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跨越国界地团结统一在一起。正是这种坚定的国际主义立场,在工厂和各条战线上启发了工人的灵感,鼓励他们通过革命起义,终于制止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37年在日本和中国之间的战争中,国际共产主义左派小集团“Bilan”捍卫了同样的立场:“在对立的两条战线的各一方都有一个贪婪的、占主导地位的、专门屠杀工人阶级的资产阶级。而在对立的两条战线的各一方还有等着被牵到屠宰场遭受宰杀工人们。这是错误的,甚至完全错误的去相信,资产阶级会与中国工人阶级暂时地联合起来‘一起战斗,即使是短暂的’,幻想着,即使是暂时的,因为首先必须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才能让中国工人阶级为革命的胜利而奋斗。无处没有帝国主义设置的圈套,而中国只是帝国主义的一个傀儡。为了找到他们自己的斗争道路和方式,中国和日本的工人阶级必须返回到原来的阶级斗争,这才将引导他们统一团结。他们应该坚定地团结在一起,把斗争矛头直接指向他们各自的剥削者“(引自意大利左派杂志,Bilan, 第44期,1937年10月版 第1415页)。

我们必须继承起这一国际主义传统,打破民族主义的束缚。如今,存在着足够的条件让各国工人阶级进行接触,建立其国际主义的联系,到处捍卫我们共同的国际主义立场。尽管我们的统治者使用了一切手段,对媒体进行控制审查、对互联网进行监控、压制迫害、关闭边界等,但我们必须要为实现工人阶级的团结统一而奋斗。

中国和日本的统治者们要让我们年轻的下一代吞下民族主义药丸,即统治者们每天都在互相威胁着,并掀起了对战争的宣传。但我们必须坚定地提出我们的不同建议-阶级斗争。这种观点将给朝鲜和韩国的工人阶级,乃至向全世界的工人阶级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国际共产主义思潮(2013年2月)

请参阅我们的小册子:帝国主义在远东地区,从19世纪到今天